网站名

网站地图

多入侵鱼种泛滥,真的有必要彻底根治?放任自流貌似最省事

网站名   作者:桂蕾   

如果说人类有过什么害人害己的骚操作的话那么大规模的物种入侵应该能算一样:绝大多数的入侵物种基本都是为了食物、观赏、净化水质作用引进的,如果不是人类它们靠自己可能永远也无法入侵。

入侵物种很普遍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入侵物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已经发现将近700种入侵动植物,其中鱼类的存在感最高且入侵得最为成功,其中的明星有:清道夫、罗非鱼、塘鲺、小龙虾、麦穗鱼……。

钓友们可以说是感受入侵物种最为明显的群体:各种小罗非疯狂闹窝、清道夫连竿上、大塘鲺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闻了,更不用说煎炸蒸煮体验过一遍的小龙虾了。事实上这些入侵物种并不是所有的都招人恨也并非所有的都只有害处而无益处,至少清道夫多的水域网工明显减少(上过清道夫的网基本没用了)、相同水质的罗非鱼要比原生的鲤鱼和鲫鱼好吃。

遍地都是入侵物种

当然,前面说到的只是国外入侵国内的物种,事实上国内也是有很多入侵物种的,其中麦穗鱼现在广泛分布但是原产地在云贵高原,而花骨鱼原产地在黑龙江一带现在各大流域都有分布。

常常在社交媒体上门看到“人道毁灭”入侵物种,貌似只要放回一条入侵物种就是罪大恶极。这一点其实蓑笠哥很费解:我们不去谴责造成物种入侵的罪魁祸首也就是那些放生的人,而对不忍无故杀生的钓友口诛笔伐这其实并没有道理不是吗?他爱放就放了,河里面成千上万的入侵物种,就因为放得这么一条情况就更糟。更何况,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通过杀的方式完全治理好了入侵物种。

再说,入侵物种真的能彻底根治吗?从目前的经验来看:不能!哪怕美国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治理亚洲鲤的入侵势头已势不可挡,哪怕我们钓友钓起来的每一条入侵物种都就地掩埋也是杯水车薪。这就像《三体》中大史说的:人类从未真正战胜过虫子,就连如此招人恨的蝗虫、蚊子都好好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人类杀得还少了?

一旦成功入侵,极难消灭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一句残酷但特别真实的哲理。我们担心物种入侵担心的并不是入侵物种本身,而是入侵的物种可能破坏生态链导致一些可能让我们蒙受一些未知的损失。比如渔业资源遭到破坏、农作物减产、人体受到伤害等等(目前没有这些灾害或者极小)。

同理,我们保护各种濒危鱼类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生态链的缺失可能会导致某些不可预知的后果。并非钓友们所说的:什么都保护,就只有人不保护。事实上保护这些濒危鱼类也是出于保护我们自己的目的,并非是什么“人文主义关怀”。就好比没有了猫老鼠会泛滥,我们可能会遭受极大的损失一样,可能没有了某些鱼导致生态位缺失。说人话就是:谁管你活得好不好,我们只担心灭绝了我们会遭受损失。

但是从目前看来,至少入侵的鱼类并没有带来这些不良的后果:小龙虾烹饪成各种美食且拉动经济增长、相当一部分罗非鱼出口美国换回了可观的外汇、麦穗鱼为减少蚊虫贡献了一份力量、清道夫为防止水质恶化尽了一分心。它们慢慢在用自己的力量甚至是生命想要在我们这片土地上更好地生存,尽最大努力优化我们的食谱。

动物们对我们人类最大的作用是什么?宠物、观赏、人文关怀……,这些其实都是旁枝末节,能提供优质的蛋白质也就是肉食才是最重要的。也许现在条件好了,相当多的人有了“爱心”、“善举”,但是归根结底:不好吃、长不大、成长慢的动物一直不受老百姓待见。就目前这些入侵物种来说,绝大多数要比本土鱼好吃且容易养活,你要是肯吃一次清道夫的话那么你对它的印象肯定会有所改观。

有弊就有利

之前总有钓友问:国家为何不大力治理一下这些入侵物种?现在明白为什么了吧:完全没有这个必要!那么美国为什么每年愿意花费数十亿治理入侵的亚洲鲤?这就不得不说他们盎格鲁人排外的天性和白左清奇的脑回路了,要说有资格治理的是印第安人,按照他们现在的标准美国九成五以上的人都要被“治理”。

现在国际上的“环保组织”(很多是政治组织)每天都在宣扬有多少动物灭绝,又有多少动物因为人濒临灭绝,但是从来没有报道过又有多少新物种诞生,最显而易见的就是美国家牛和野牛杂交的品种独立出了种群并不和园祖系交配或者生活。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每一个物种的离去很快就会有新的物种占据相同的生态位。

淡水石斑是入侵物种

很多钓友担心物种入侵后我们的原生鱼会不会越来越少,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一定会。从地球生命诞生到现在,九成九的物种都灭绝了,不适应的就让它安静离去,就连我们人类可能最终的命运也是如此,更何况被入侵物种挤走的原生鱼?与其担心这些,还不如找个山清水秀没有人管的地方好好钓上几场,即使是有原生鱼统统灭绝的那一天,我们也躺在地底连锁啦都听不到了。也许我们的后代能掌握某种黑科技,消灭各种入侵鱼类,但是他们或许觉得:我出生的时候这种鱼就有,凭什么说它是入侵物种?

加载全文